一直想说的——BEYOND……
—— 2006-10-31

  一直想写点关于BEYOND和我自己的文字,无数错综复杂的纠缠……
  
   相信么?人们对于事物的喜欢,应是有两种情形的,一是,本身的某些因素相互契合,在这契合的基础上产生某种共鸣,便喜欢上了;而另一种,却可能由“爱屋及乌”而起,近似执着地追随,却在追随中生出同样深沉的喜爱,那原是他人所爱的,便也成了自身所爱,即使最初引领的源头早从生命里消失……
  
   BEYOND于我,应该就是第二种吧……
  
   第一次听到,是初中时我的小学同学会,那个我从小学五年级一直到高中,关注了七年的男生,和几个伙伴,纵情地吼着AMANI……
   那时候,我不知道他们在唱什么,只想着他怎么会唱粤语和英语混合的歌呀……
   那些年月的我很傻,会为了一个人,去做很多无谓之事,记不清我是怎么找到那首歌的,总之,我找到了,然后开始在那几乎不用的英语词典里翻查“AMANI”是什么意思……
  
   但那时候我是几乎听不懂粤语歌的,早前也没买过什么磁带专辑,因了这样的源头,我买了那种四五块钱一盘的劣质磁带,开始勉强地接受那在当时感觉太过“摇滚”的歌曲……
  
   然而,小学毕业后的将近五年时间里,那个男生相继换了几任女友,而在同一个中学校园里黯淡如影子的我,却几乎不曾与他说过一句话,同他有关的一切也就慢慢从我的生活里淡去,也包括BEYOND……
  
   再后来,等我知道家驹死于舞台事故,却已经到了高三,那年,我的“暗恋对象”终于变了,开始竭尽所能关注另一个特殊人物……在他的个人主页上(2001年,个人主页还是比较希奇的事物),我看到了BEYOND和家驹的许多资料、讯息,也知道了那人很喜欢BEYOND……
  
   或许,早前的我骨子里激情的因素太少,即使BEYOND也难以让我沸腾,而再一次接触BEYOND,却带来了本就该有的震撼,也是到了这时候,我才有机会在VCD里看到BEYOND的演唱会,看到家驹赤裸着上身,激情澎湃地弹奏、演唱,看到那属于BEYOND的特有手势,看到那渗透了汗水随着节奏尽情跳动的头发……
   也看到了那首AMANI唱响时,背投屏幕上那些可怜的黑人孩童……
  
   从那时起,BEYOND的歌开始不时响起,听着听着,自己渐渐真的喜欢上了家驹,喜欢上那些叫人震撼的旋律、词句……
   那据说是为黑人抗争而作的《光辉岁月》……
   那关乎亲情、乡情、成长的《真的爱你》、《大地》……
   那关乎理想的《海阔天空》、《不再犹豫》、《逝去的日子》……
   那涵义更深远的《长城》、《农民》……
  
   在那些情歌满街的年代,BEYOND唱出了更多含义深沉的感情,记得自己把《长城》的歌词特地眷抄出来,真觉得那比诗歌更像诗歌!
   一切一切,让我真的流连,让我情不自禁地反复跟着哼唱……我开始时不时自己关在家里跟着VCD吼着,不用话筒,却更加恣情、更加肆无忌惮……
  
   高中毕业后,我曾带着相机去记录那个自己呆了六年的地方,在那个男生最后座位的右侧墙面上,我拍到了一个铅笔划刻的粗体的“BEYOND”……
   可惜再多的眷恋和幻想都无济于事,最终也只是暗自关注了一年却连话也不曾说过的无奈结局……就那样,我的旅程里最重要的两段暗恋故事彻底结束了……
   呵呵,现在想想,那其实都只是小女孩在自己世界里编织的梦幻而已,说到底,终究只是过眼云烟……
  
   就像这里刚开始说的那样,事过境迁,那最初“引领”我认识BEYOND的人从生活里彻底消散后,BEYOND却以我自身能够寻到共鸣的姿态,留了下来……
  
   离开家乡上大学前,从未远行过的我就在家里放着VCD,一个人吼着,不知不觉间一下午就过去了,在那些声嘶力竭的尽情里,给自己未知的行程打气……
   而后,那些早已熟悉的旋律词曲,以及共鸣中引发的振奋感觉,随同我,到了千里之外的杭州……从家里带去的BEYOND磁带,从老乡硬盘上拷的几乎所有BEYOND经典歌曲,这才刚刚开始与我真正的相伴而行……
  
   大一的五一长假,自己学着做了个很菜的竹叶,每一个板块都用了BEYOND的歌曲命名……
  
   许许多多看着功课瞌睡开小差的夜晚,BEYOND是唯一能够让我振奋起来定心努力的……
   受打击时,我喜欢那句“轻轻一笑挫折再用功”;需要力量时,我会对自己唱,“oh…我有我心底故事 / 亲手写上每段得失乐与悲与梦儿 / oh…纵有创伤不退避 / 梦想有日达成找到心底梦想的世界 / 终可见……”
  
   再后来,我遇见一个后来成了我“大哥”的温州男生,那是我所认识的,非广东人唱BEYOND最准的,他对BEYOND的喜爱远超过我……
  
   唯一一次和他通信,他在信里写到了BEYOND,写到了《遥望》……
  
   比起前面提到的那些BEYOND经典,《遥望》的流传应该没那么广泛了,所以我这不称职的“伪歌迷”竟然没听过,当然,这之后,《遥望》和《情人》、《早班火车》一类相对婉转细腻的几首又成了我无数次反复播放的对象,它们似乎代表了BEYOND歌曲的另一种珍贵,记起在曾经那人的主页看到的家驹的“Puppy Love”,更觉出那些歌曲的纯洁真挚……
  
   大学里,我的旅程一直有那么三五个良师益友般的兄弟、哥们并肩同行,和他们的相处、对他们的珍惜,让我听着《谁伴我闯荡》特别的有感触……
   于是,我在手机里把他们几个的号码分成一组,命名为“一生闯伴”……
   应该说,家驹唱这首歌的声音里带着近似沉重疼痛的感觉,想像在那样黑暗中挣扎的境况里依然“寻觅没结果”,怎样的无助……
   我很庆幸自己有那么些珍贵的“闯伴”,也在那句“其实你与昨日的我,活到今天变化甚多”里品出无数感慨……
  
   在最初某些纠缠的缘分里渐渐寻到共鸣之后,那许多百听不厌的歌,便成了一个熟识的老友,可以在任何难以振奋、需要力量时,随时回到你的耳畔,几小时持续的亲密接触后,你总可以再次重燃梦想,再一次带着力量开始前行……
  
   早已记不清何时知道beyond的中文延伸意思是“超越”,我只知道,多年过去,家驹演唱的那些关于梦想的经典老歌,依然可以如此地叫我振奋,重拾力量,继续前行、继续“超越”!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