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灯暗处——致另类
—— 2004-9-22

——越是思考得多于世人,越可能饱受痛苦的折磨,
    读旁人之未曾读,悟旁人之未能悟,
    看到的景象却可能让自己更加痛苦……
    或许,成功真的需要孤独,
    只是人群中的“另类”,
    却似乎总潜藏了丝丝缕缕的悲剧色彩……

偶然翻到周国平的《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还没来得及看,但仅仅附录里的《尼采传略》,已经让我不知不觉间酸了鼻尖……

没有正式读过尼采的作品,对于好坏,我没有任何发言权,我只想借用尼采作为引例,说说自己偶然所得的一点感受。面提到的《尼采传略》最后一段说,尼采疯了之后,“病历记载:这个病人喜欢拥抱和亲吻街上的任何一个行人。孤独使他疯狂,他终于在疯狂中摆脱了孤独。”正如周国平所说,“作为一个思想家,尼采需要孤独。然而,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又渴望人间的温暖。”

和尼采相似,有一些人的思维方式异于大众、异于传统,甚至异于前一分钟的自己。他们无法阻止思潮的蔓延、无法抑制意识的激斗。他们在无止境的阅读和思考里找到一个个不同的“上帝”、不同的自我,然后又在不断的怀疑中一次次推倒“上帝”、否定自我,企图借着这样的反复循环找到生命的平衡、人生的意义。可是,往往很可悲的,他们终究在过多的思考中迷失了自我,深深地陷入绝望痛苦的泥淖,不能自拔……

我不知道如何概括这样的一群人,姑且借用“另类”一词吧。

“另类”们时常领悟到旁人不可能领悟的哲理,拥有旁人望尘莫及的耀眼光环,收获旁人艳羡不已的成就。然而,华灯暗处,他们却有着更多不为人知的苦楚。

人们看到的是他们的荣耀。要么热切期盼他们的杰作,要么妒忌他们的优秀禀赋。然而,能有几个人真正体察到荣耀下面痛苦的思想反复、解读出杰作背后的辛酸煎熬、或者感受到禀赋之间潜藏的复杂矛盾……

“另类”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过早地成熟,过早地承受起那些原本无须承受的思想争斗,使用那些同龄人不可能使用的锋锐言论。所有的不同寻常将单纯的世界隔离,一些简单的快乐被彻底过滤。

当我们看到精彩另类的作品,听到震撼心灵的声音,通常只会欣慰于新一代的喜人希望,乐于庆贺他们的名利双收,几曾有怜惜的目光看到,那些原本是天经地义属于他们的、孩子般的轻松单纯、天真无邪等等,早已不翼而飞。或许,人们根本不知道它们如何远离,甚至 压根都不曾想到,“另类”们曾经丢过东西,一些一去不复返的东西……

曾记得有篇文章,故事的叙说者有个天才妹妹,很小的时候,妹妹就整天抱着姐姐一辈子都不可能看懂的书。因为妹妹的优秀另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占去了所有人的重视,倍受冷落的姐姐开始恨自己的妹妹,并且拒绝了年幼的小女孩想和姐姐一起睡的恳求。周围的人们在把天才妹妹当宝玉雕琢时,却忘了她也一样只是个孩子。没有人知道,其实妹妹很羡慕姐姐单纯的快乐,她是那样强烈地期望挨近自己最亲的姐姐。后来,妹妹在绝症中夭折,带走了孤独无助的泪水,留下的,是家人悲哀的反思……

仿佛我们的时空里存在着两个世界。当人们靠着似乎与生俱来的本能极其正常地生活着,一代传一代地安居乐业,把诸如“出人头地”、“环游世界”、“和最爱的人平淡生活”这一类的梦想作为一生的追求时,同样存在于这颗星球上的“另类”们,却越来越痛苦地思索着,什么是生命的意义,自己应该以怎样的方式在现实中生存……他们摇摇头,略带漠然、略带痛苦地从那些关于事业、关于爱情的梦想中穿梭而过,找不到自己,找不到温暖……

周国平提到,尼采“期待于后人的也只是爱和理解——他生前最渴望也最欠缺的两样东西”。尼采思想的不断变化和后来的萍踪无定使他的身边少了友伴,加上几次恋爱的毫无结果让他最终拖着病体孤独漂泊,直到发疯、直到死亡……

可是我想,总会有一些柔软的心灵愿意去拥抱那些智慧、另类、矛盾的寂寞魂灵吧!

但愿我们的“另类”们一路走好,在思想意识和现实社会间找到平衡,让悲剧不再重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