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前的说明=

    04年认识我现在的他 之前 写的,也是我唯一超过一万字的文稿。
    故事里掺杂了五六个给过我支持和感动的男生,其实,现实世界真的比小说更加的精彩深刻,我做的只是把发生在不同人身上的事,集中为一人而已……
    故事中三分之一纯属虚构,还有三分之一调换了主角。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_^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十五度仰角 (一)=

     清晨的金黄还没从白色的日光里褪尽,往车站迎新的校车已经出发,从晨的静谧向着昼的喧哗驶去。
     接站,是很累人的活。
     精力,在十几个小时的站岗和频繁的奔忙中耗尽。但已升入毕业班的我,想着这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迎新接站,终于坚持着不肯换班回去。
     20:40,1447次列车进站,来了好多高个子的北方学生,一下子感觉自己进了一片乔木丛林。负责的老师吩咐司机九点再走,又过来劝我随车返校。可我依然固执,他只好通知司机不用等了。
     没想到车刚开远,就有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跑过来说他因为去买了张杭州地图,被提前离开的校车落下,可他的行李却随车而去,而且,他是一个人来的。
     天!都是我的错!
     “不是说九点开车吗?”
     “是的是的,”我忙说,“别急,行李不会丢的!”
     一时找不到老师,其他志愿者都指望我这唯一的大四学姐拿主意。几秒钟后,我拨通了学校里好友的手机,让她把一会儿到校的车里无人认领的行李放到家长休息室去,我说:“找个纸头布头作个标记,就写……哦,你叫什么名字?”
     “杨乔舟。杨过和乔丹,然后是刻舟求剑。”
     听到的人都笑了,原本有点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我一边转述他的话,一边开始认真打量他——很奇怪我刚刚居然没有注意到他,我想,我准是累晕了——他是那么的高,我几乎要用六十五度的仰角去仰视他。那张蕴着少许稚气的脸让我想起金庸写杨过时用到的四个字——“清癯俊秀”。虽没有“剑眉入鬓”,两道弯弯的眉毛却让一双不大的眼睛在很斯文的眼镜下更透着亲和。他随着大家微微笑着,线形的酒窝浅浅地储着淘气……
     心底的声音在赞叹——这孩子还蛮可爱的!
     随后的换班我终于自愿回校了,总得带这小朋友找回行李吧——我的好友找到行李在家长休息室等我呢。
     一路上,我有气无力地贴在座位上,口中却依然兴致勃勃地说着——没办法,每年迎新我都这样,一接到新生就忍不住想传递给他们尽量多的信息。特别是这些勇于独闯异乡的,尤其令我青睐、令我关注。
     于是,他从我这里知道了出版金庸武侠的三联书店在哪,杭州何时何地会有便宜的假日书市,哪些地区有比较集中的服装市场、鞋类市场、电脑市场、手机市场……
     然后他说,明天要带着地图到处转转了。
     强劲的夜风从车窗外灌进来,他似乎是习惯性地把头往后甩着,自在飞扬的短发就在流动的气息里抒写潇洒——我想到两个词:清逸、爽洁。
     车到校,我们找到家长休息室。物归原主的行李箱上果然贴了纸头。我看着“杨乔舟”三个字,突然笑起来:“我发现你的名字只比乔丹多了两笔呢!”(“舟”比“丹”多了一撇一点)
     “照你的说法,乔丹姓什么?”
     “我说的是名字,又没说姓名。”
     他无奈,只好承认这次文字游戏是我胜出。
     他说,你是第一个发现这个巧合的人。
     那一晚,我把累垮了的自己扔进梦里,最后闪过脑海的,是一个孩子纯真平和的浅笑,天使一般、波澜不惊的恬静……

>> TOP  >>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