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五度仰角 (二)=

    两天忙碌而快乐的迎新一闪即过,日子又回到原先的状态。
    每天呆在寝室里睡觉爬网玩文字学东西,有课的时候回学校逛逛。课本来就少得差不多可以忽略不计,即使想着出去透透气我也乐得不再逃课了。至于食堂,还是每天都去的,但时间总要和其它年级的孩子们完全错开——十一点前一般必到食堂,守着尝第一份饭菜。等到打饭的队伍逐渐壮大时,我早已经抹着嘴皮子悠闲地晃回寝室了……
    这样的堕落光阴里,有时候喜欢趴在三楼的窗台上呆呆地看。
    我们寝室的窗户正对着校门,趴在那边可以看孩子们紧张兮兮地赶场子上课、吃饭、自习,然后想自己稀里糊涂走过的大学三年,想学长们在旷地前上演过的别离,想自己渺茫的前途……
    有一天,我居然就这样意外地看见杨乔舟——先是他格外突出的身高吸引了我的目光,然后他又是习惯性地把头往后甩着。三楼上的我一下子认出了他。看着他那清逸爽洁的头发随着脚步微微扬起,我又想起他孩子一样纯真平和的浅笑……
    很快地,他走出了窗台的可视范围,而接站那天的种种却在我的脑海里浮出水面……
    突然间,我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来。我依依不舍地从他消失的地方把目光收回,低头一看,是好友发来的整蛊短信。我想了想,把它转发给一个神秘号码……
    说起来,第一次看到这号码还是认识杨乔舟第二晚的事。
    那晚,迎新报到的摊位已经差不多收了,新生们都在各T型教室参加欢迎会。无事可做的我只好又窝回寝室。刚开了电脑,手机突然响起。陌生的号码说,你好!
    “好!请问你是……?”我估量着大概是哪个同乡新生刚开通的本地号码——见过的几个大一老乡都留了我的联系方法。
    好久,我都忘掉我在等回复了,手机又响起:“我在教室桌上看到你号码”。
    晕倒!桌上?我什么时候在什么桌上……哦哦,是不是……
    “你在哪个教室看到的啊?”
    “T101”——果然!我一下想起来迎新动员大会那天,我把刚换的新号码告诉同伴时,周围实在太吵,她老听不清,我顺手就用铅笔写在桌上了。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
    “你是学姐吧”那边问。我又奇了,“你怎么知道?”“看字迹猜的”——这都行?索性我也猜,“那你是学弟咯……”
    结果还真让我猜中了——原来是个大一新生,开欢迎会时刚好坐在那天叶子的位子上。把玩刚买的手机时发现桌上的号码,便顺手发来消息……
    因为是新手机——或者说,是他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手机——他的回复总是很慢,字数总是很少,标点总是省略。然而,他简短的信息里,时常都会带着一些对我来说算得上新鲜有趣的字词。就像问他单元听写结果怎样,他会告诉我——“考糊了”……
    至于那些整蛊短信,他很可能也会有意想不到的回复。就像这一次,我转发过去的“如果一滴水代表一个祝福,我送你一个东海。如果一颗星代表一份幸福,我送你一条银河。如果一勺蜂蜜代表一份思念,我送你一个马蜂窝,小样儿,蛰死你……”几分钟后回收的三个字是——“我死了”……
     我们很自然地成为彼此的聊友,而就像我在QQ上聊天不屑于问彼此的年龄地区等等查户口一般的资料一样,我们谁也没有主动去了解对方的实际状况,甚至班级、姓名……

>> TOP  >>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