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五度仰角 (四)=

    “总是如意的人生未必就好,或许尝尽酸甜苦辣才叫精彩……一直平淡的快乐固然可贵,苦尽甘来雨过天晴未尝不是更值得珍惜和记忆的……”
这是我发给神秘朋友的话,校运会前后的经历让我有了更深的体会。也许人就是在这样一次次的失败受挫又走出阴影的过程里一点点长大,一点点成熟。
  这个短信发出不久,我接到领取校运会奖金的通知。到的时候见到几个熟识的选手我并不奇怪,意外的是,杨乔舟也在——他陪室友过来的。
有人提议,把奖金凑起来聚餐。于是,当时在场的十来人一起去了餐馆。
红色的香槟在透明的酒杯里漾着涟漪,他把满溢的一杯一气喝了,转头间刚好看到坐得不远的我。大概我的表情里带了些讶异,他向着我的方向说了句“香槟没什么的。”
  一个念头闪过——呵,这倒可以看看他的酒品怎样。一直相信“酒品好的人,人品就好”。我觉得,真的喝醉时很容易现出最真实的言行举止,一个人的本性可见一斑。
  因为我是女生,席上又有一半的人不算熟悉,我便有可能躲着只喝饮料。男生们夸张地劝酒,我却只是安静地看着。
  我发现他很能喝,但却并不借这样的资本灌别人,只是在有人敬过来时微微笑着一气喝光。那种我印象中的平和在这样的场合里显得格外的难得。
  箱子里的酒瓶一支支空掉,劝酒的声音越来越响渐渐接近恐怖。我想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场面,尤其惧怕那些潜藏的不确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的暴力危机(比如掀桌子打架撒酒疯)——这种状态下的人很容易失控。
  陆续地有人出去吐了。据说那样过后就会清醒,于是我很庆幸最后没有人真的失控。
  而他,微微变了颜色的脸带着麻木的表情,略略涣散的眼神让我不敢确定他是否清醒。我只知道,回来的路上,看到完全陷入沉默的他突然跑开的背影,我是本能地走过去了。递给他纸巾的那一刻,一缕怜惜——酸了我的鼻尖……

>> TOP  >>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