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
 
百年之前
他翔于天际,她游于水域
百年之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百年之后
他归于尘烟,她流于水雾
 
呵,
上帝在云端颔首
感天泣神的“地久天长”
亦不过
三世轮回间几十年“曾经”
 
谁是过客,谁是归人
有那一样的真心
何不可相持相偕
 
怕只怕
终不免    别离时
心痕愈深,伤痛愈烈
 
2004-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