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在头颅里发酵
急速膨胀的眩晕撑裂脑壳
肆无忌惮地残忍
 
记忆里的痛
企图抓牢这样的借口 撕毁思想
 
把某个名字潜藏在颓废的歌声底
疯狂吼叫
血泪浸湿的声线
穿透幽暗的穹宇
直上云霄
 
凌乱的舞步 无意识跳跃
自在飞扬的发
标榜着快乐
心底涌动的思念感伤
却在虚幻空洞的灯光间 泛滥
 

亮处闪耀
向着混沌的空气宣称无忧
 

暗处坠落
却在人们视线的间隙里承认
惦念依旧
 
2004-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