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历程

那一个季节,我刚从纠结的梦魇里挣扎而出
层层的麻木包裹了结疤的伤口

你来了,
穿着黑暗的铠甲,弃了蛰居的山洞,
在某一个清晨走出,
恰巧地,看见我遮掩了阴雨的暖
你给我讲故事,用山洞里带来的诡异言语

你像粗心的农人,只顾背着待播的种子急急赶路
却不知道,身后已撒了一路
我的阴雨降下
那些黑色的种子开始萌芽
花悄然吐露,开出了美丽的误会

我用类似杜鹃的姿态靠近你
企图破解你给自己下的诅咒,用我
雨水连绵下残存的微光,用
爱的名义
就像那旧时马夫的妻子
用了胸口温暖丈夫的双脚

树叶开始变色,湖光开始迷离,
连肆虐的夜风也变得温柔
路灯以最亲和的暖笑照着你我一次次并肩
我们在原本不属于彼此的江南刻下印痕
并当作年轮,终身铭记

厚厚的冰层开始一点一滴地消融
我看见那早被你判了刑的心,那
原本固守孤独的心,开始
恢复生机

然后,我们中了毒
无法止步却又不敢前进
我们以徒劳的姿态拒绝着没有希望的未来
在最暧昧的烟雾里逃避牵手
当时的我们以为,毕业那天一切都将破碎
你说,我们都是脆弱的精灵……
谁又能强求那脆弱,去承受短暂的曾经拥有

你如那苍鹰,如那执戈的黑暗战士
而我,却一直在湿漉漉的阴郁里
寻找属于鱼类的池塘
或许我们都是带病的异类
不小心误落到人间,于是注定了
我们要拖着扭曲的脚步,在爱情的边缘徘徊

煎熬着,思念在逃避里恣情泛滥
理智与情感,无数场争斗
关于飞蛾、关于杜鹃、关于荆棘鸟
无数影像翻腾着……
再一次听到彼此声音的夜里
我用类似哭喊的方式撞击冰层
回应的是美丽的千层浪花

二十几个年头的生命里
第一次,有融化百骸的拥抱
我们的心里藏着无法抹杀的悲哀
尝试着,这彼此生命里的第一场烂漫
像已被告知秋后处决的囚徒
带着深深的无望享受最后的盛宴

童话,并没有像惯常的美丽结局一样
在我们之间顺利画好句点
艰难的磨合,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间撕扯
那是从所未有的近距离呀
彼此深藏的弱点就那样突兀起来
我们甚至在生死边缘彼此折磨
像两个不懂事的刺猬
用尖利的刺拼命靠近

你的身躯在我的近旁
你的世界却不自觉地拼命逃离
企图留存你曾经赖以战斗的黑色铠甲
生命的底色被你从灰白染黑
我在曾经梦魇中封印的泪水,被你破解
从此决堤

我们在拥抱里品尝彼此的孤独无助,
像两座城堡,在孤独的年月里自我护卫
早已堆砌了太厚的壁垒,甚至
封了城门
如今,只能在城外千方百计搜寻入口
头破血流

城墙在剥落,利刺在消退
而那可怕的截止日期也正步步紧逼
随后的时日,原本只属于我的
一场场现实考验翻涌而至
我在暴风雨里摇摇欲坠
而你,总在灾难到来时
更加固执地抱紧我
摇摆飘摇的心,在那一刻安然靠岸
我开始感激那些风雨,
如那在地震中发现宝藏的幸存者

终于明白
你我都是彼此生命里独一无二的
是我的温度融化你的冰层
是你的黑暗给我最固执的不离不弃

那么,让所谓的“截止日期”见鬼去吧
用山穷水尽后柳暗花明的豁然
打开全新的蓝图

遥远的两片天穹
有流云,传递讯息
你我的气息,早已渗透彼此的身体
双眼轻合,便有万千影像萦回缭绕
就让相隔千里的近千个时日
为我们真正的童话结局做铺垫吧
让这蚀心销魂的相思见证
凄美坚定的等待

2006-6-13 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