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

赤脚狂奔
沙砾地上惊慌逃命
森森绝崖愕然而止
我在巅峰立成雕塑
仰起的脖颈发了芽
自上而下蔓延成狼的皮毛

干枯黑瘪的皮毛刺痛着
我用力张开嘴牙
脸上的皮肤被扯裂
我专注地撕咬头顶的月亮
月亮迸出鲜血
溅在我的右眼里

我的瞳孔被烫伤
世界将自己劈开
一半是水仙清纯的幽香
另一半
却在血与火的扭曲里恣意燃烧

07-1-23


有段日子一直听着Nirvana(涅磐)乐队疯狂到近乎扭曲的摇滚, 自己也似乎疯狂起来,于是有了上边这段扭曲文字……